English 信息公開 辦公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媒體師大 > 正文

媒體師大

【新湖南】我省繼續教育如何改革創新 專家學者建言獻策

2019-10-26 15:13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   作者:王善平 李超民 馬衛平 孔春輝   點擊:

導讀

面向學校教育之后所有社會成員特別是成人的繼續教育,是終身學習體系和教育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的今天正在億萬人民手中創造,中國的明天必將更加美好”。站在新的歷史起點,我們要更加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人才決定未來,教育成就夢想”,建設好“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學習型社會。

我省繼續教育應如何改革創新,以適應新時代發展需求?《湖南日報》特約請富有繼續教育經驗的湖南師范大學專家學者建言獻策。


發揮高校繼續教育功能

助推學習型社會建設

王善平

習近平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要辦好繼續教育,加快建設學習型社會,大力提高國民素質,并且多次強調“我們從學習走來,也通過學習走向未來”,要推進建設“人人皆學、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學習型社會。

構建學習型社會是一項系統工程,在黨中央的高度重視下,學習型社會建設取得了明顯進展,但仍存在學習覆蓋面不廣、學習風氣不濃、學習形式單一等問題,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參與。在這一過程中,高校承擔著重要職責。高校應發揮繼續教育功能、創新繼續教育形式,全面提高人民群眾的文化素質,助推學習型社會建設。

強化知識創新,為繼續教育提供豐富學習樣板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通過教育“傳授已知、更新舊知、開掘新知、探索未知”,從而使人們能更好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更好創造人類美好未來。這些“新知”“未知”的策源地主要在高校。高校通過知識創新和學習創新,為繼續教育乃至終身教育提供了取之不竭、用之不盡的學習樣板。

一方面,高校提供豐富的學習內容,是繼續教育的源頭活水。高校擁有完善的學科體系、人才體系和研究體系,承擔了國家知識創新的主體功能。高校應發揮好學科、人才、研究優勢,在傳承、融合、創造的基礎上開發出新的概念、思想、理論、文化,攻克一個個人類的未知領域。在創造新知識的同時,高校還要注重“從生成僅僅是可靠的知識轉為生成社會上廣泛需要的知識”,更加關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的熱點問題、焦點問題、難點問題,尤其是關系到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思想認識問題,用更通俗易懂、喜聞樂見的方式予以詮釋,推出更多如“中國為什么能”“熱點問題面對面”等社科普及成果,為人民群眾注入更強大的前進動力。

另一方面,高校提供多樣化的學習方式。高校是學習的示范區,從教師、學生到職工,都處于持續學習狀態、始終保持著學習者的姿態,這種良好的學習風氣和氛圍給全社會帶來了引領示范效應。高校創造了多種多樣的學習方式和模式:有個體學習、集體學習;有小組學習、團隊學習、班級學習;有自主學習、講授學習;有理論學習、實踐學習;有課堂學習、在線網絡學習;有研討學習、研究性學習……高校應不斷創新,培育出更多可復制的學習模式,為繼續教育和終身教育提供示范、樣板,推動全社會形成自為性、全程性的學習環境。

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構建多元化繼續教育體系

高校創造的新知識、新學習方式需要通過繼續教育這一中介進入更廣泛的社會,才能助力實現習近平總書記擘畫的“網絡化、數字化、個性化、終身化”教育體系藍圖。

當前,繼續教育面臨前所未有的發展機遇。我國有8億多從業人員,有1億多農村富余勞動力要從第一產業向第二三產業轉移,有2億多老齡人,每年還新增上千萬就業者。他們對于職業培訓、學歷教育、素質修養等有著巨大需求,極大拓展了繼續教育的市場前景和發展空間。

高校繼續教育應實施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探索構建多元化教育體系,擴大繼續教育覆蓋面,以適應各類群體的學校后教育和學校后學習需要,適應繼續教育個性化、多樣化發展趨勢。首先要加強學歷繼續教育發展,擴大成人高等教育、高等教育自學考試、電大遠程教育、網絡高校等規模,以更開放靈活的方式吸引更廣大生源;其次要創新非學歷繼續教育形式,積極拓寬各類培訓市場。如開展針對從業人員的職業資格培訓、行業職業證書培訓、專業技能培訓、崗前培訓、轉崗培訓,開展針對待就業人員、大學生的創新創業教育培訓,開展針對貧困地區、資源缺乏地區的送教下鄉、送智下鄉等。要注重培育打造有社會影響力和美譽度的繼續教育品牌,如推廣建立“社區學院”,將其打造為提升基層人民群眾文化水平、綜合素質、治理能力的有效載體;第三,要探索“互聯網+”繼續教育形式,利用人工智能、移動終端、大數據等信息技術,建設好繼續教育網絡課程,實現線上學習與線下學習的貫通,滿足“處處能學、時時可學”的需要。

完善政策支持,推進繼續教育融合發展

充分發揮好高校的繼續教育功能,還有賴于主要來自高校和政府兩個層面的完善政策體系予以保障。

高校應建立和完善繼續教育激勵政策,將繼續教育作為高校服務社會的重要職能抓好抓實。要通過納入績效考核等制度鼓勵發展繼續教育,積極向鄉村、社區等教育資源薄弱區域延伸;完善繼續教育學院、創新創業學院等機構建設,培育專業化管理人才,壯大從業人員隊伍;建立高等教育與繼續教育融合發展機制,促進高校文化教育資源共享共建,實現優質教育資源效益最大化。

政府主管部門應探索完善高校主導、政府參與、社會共建的繼續教育治理模式。強化繼續教育在促進經濟轉型升級、促進職業從業人員發展中的功能與價值,為高校推進繼續教育提供支持;探索建立區域性、行業性、全國性的“學分銀行”,打通各類教育機構、行業部門學分互認通道,完善繼續教育學習成果的認證、積累、轉換、兌換制度,激發人民群眾的學習熱情;著力推進高校共建學習型城市、學習型社區、學習型組織等,架設好聯通高校知識創新與居民教育需要之間的橋梁,從而打造出覆蓋到每一位居民的學習平臺和學習網絡。

只有參與繼續教育的各類主體始終以高漲的熱情投入到學習型社會建設事業之中,高校的繼續教育資源才能生根發芽、百花齊放,推動形成個人、組織和全社會都持續學習的狀態。

(作者系湖南師范大學副校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激發高校教師社會參與活力

推進構建新時代學習型社會

李超民

新時代辦好繼續教育、推進構建學習型社會的關鍵,在于擁有一支“教學水平好、參與熱情高、奉獻精神強、結構科學合理、能夠可持續成長”的人才隊伍。實踐證明,高校通過深化繼續教育教學改革、搭建多元社會教育平臺,能調動更多優秀的高校教師積極參與社會教育,為構建學習型社會奉獻力量與智慧。

《中共湖南省委、湖南省人民政府關于推進終身教育和學習型社會建設的意見》(2010)、《湖南省建設教育強省“十三五”規劃》(2016)、《湖南省教育廳等九部門關于進一步推進社區教育發展的實施意見》(2019)對新時代我省社會教育發展和學習型社會建設作了全面部署。各市州結合實際加快推進學習型社會建設,社會教育體系日益完善。“互聯網+終身教育”發展也成績斐然,如湖南終身教育公共服務平臺——“湖湘學習廣場”平臺的在線注冊用戶已達80萬人;湖南師范大學繼續教育學院研發的“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網”為全省專業技術人員繼續教育提供了網絡學習平臺。

但高校教師在參與社會教育過程中,仍然存在如下一些問題:一是高校教師參與數量少與社會教育教師需求量大之間的矛盾;二是高校教師缺乏參與社會教育的平臺,導致難以施教;三是社會參與保障機制尚未健全,難以維系高校教師參與熱情。因此,需要從建設教師資源庫、構建多元教育平臺、完善社會保障機制等層面激發高校教師社會參與活力,推進構建新時代學習型社會。

多渠道建設、豐富優秀教師資源庫,激勵高校教師參與社會教育。打造一支穩定、專業化、高素質的社會教育師資隊伍,建設“供給足、熱情高、水平高”的優秀教師資源庫,是保障高校教師參與社會教育的重要基礎與前提。高校在此過程中責無旁貸,應發揮主導作用。我省高校可通過加大教學改革力度,充分整合各專業學院與離退休職工的力量,構建多學科門類的優秀教師資源庫。同時整合社會資源,從各行業吸收優秀校友,廣泛整合科研機構、文藝社團組織及優秀企業管理人員,充實教師資源庫。在條件許可情況下,將教師資源庫之中的教師區分為專職與兼職,便于分類激勵。

共建各類社區學院及教學平臺,激發高校教師積極投身社會教育。省委書記杜家毫指出:“要充分調動政府、高校、企業創新創業的積極性,把廣大師生、科研成果與市場更好地對接起來。”目前,我省主要是依靠高校與社區協同共建社區學院與教學平臺接受高校師生參與社會教育。2018年,湖南師范大學與長沙岳麓區龍王港社區合作建立了社區學院,許多優秀的高校教師在課余、周末、寒暑假義務參與到社區教育活動中,深受廣大居民歡迎,形成了良好的示范效應。建議我省大力推進高校與社區合作,共建社區學院。同時按照《湖南省“互聯網+教育”行動計劃(2019-2022年)》(2018)、《湖南省教育廳等九部門關于進一步推進社區教育發展的實施意見》(2019)的要求,融合網絡企業及市場資本力量,協同推進、創新網絡在線教育模式,逐步形成高校教師積極投身社會教育的新體系和新機制。

構建完善的制度保障體系,確保長效維持高校教師的參與活力。應從黨政統籌協調、政策引導和條件保障等層面,構建強有力的制度保障體系,切實推進社會教育,調動并維持高校教師的參與積極性。黨政相關部門應及時立法、出臺政策,有效整合社會資源,提升高校教師參與熱情。在這方面,國外一些做法值得借鑒,比如美國立法支持建立社區教育委員會、社區大學協會、社區基金會等機構,日本制定《社會教育法》《生涯學習振興法》等法律法規,保障協調對接高校與社區資源。建議我省適度提高社區教育經費,并將推動高校與社區共建社區學院寫入湖南省“十四五”發展規劃,確保經費來源。同時建議教育部門、各高校大力推進教師職稱評審改革,將教師參與社會教育與職稱評聘、考核評優等掛鉤。

此外,還應建立社會教育激勵機制,充分發揮高等教育評估的導向作用,通過將社會教育等社會服務作為重要評估指標引導教師參與社會教育。應通過優秀榜樣的典型示范與引領作用,切實提升高校與社區的社會教育水平,為推進建設新時代學習型社會、建設富饒美麗幸福新湖南貢獻智慧與力量。

(作者系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湖南師范大學基地特約研究員)


創新社會教育發展方式

推動繼續教育轉型升級

馬衛平

2018年5月2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與北京大學師生座談時指出:“世界一流大學都是在服務自己國家的過程中成長起來的。”這一重要講話是對“世界一流大學”成長之路的精辟總結,更為新時代高校繼續教育轉型升級發展指明了方向。

世界高等教育問題專家納伊曼曾指出:“只有當高等教育成功地表現出它對地方社會、地區和國際社會是有用的,能夠滿足社會需要和個人需要的時候,它才能夠得到發展,才能夠成為群眾性的教育。”在構建學習型社會過程中,高校繼續教育作為國家終身教育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何堅持“服務自己國家”,突破思想觀念、體制機制等各方面的“圍墻”,堅持立足地方、融入地方、服務地方?如何不斷創新服務社會的方式方法,推動繼續教育向優質化、多元化、個性化的供給轉型升級?這些課題須通過創新社會教育發展方式來破解。

——適應新時代社會教育對象的新要求,堅持“三性并重”,從重數量規模向重質量效益轉變,促進繼續教育規模、結構、質量、效益協調發展。

開展公民繼續教育是建設學習型社會的重要途徑,公民繼續教育學習上的廣泛性、時限上的終身性、辦學空間上的開放性是學習型社會的主要特點。

為此,高校繼續教育要堅持“三性并重”,大膽創新,積極轉型升級。在專業設置上,根據學習者的崗位和需求,靈活設置專業方向,完善學歷繼續教育學科專業布局,健全專業隨產業發展動態調整的機制;在招生對象上,適應應用型、復合型、創新型的高層次人才培養,開展諸如“新型職業農民素質提升工程”“基層黨政干部能力提升工程”“入營即入學、退役即畢業”士兵職業教育等多類別的教育活動;在課程體系上,圍繞不同教育對象核心素養需求,努力提供多樣化、個性化的學習內容;在教學方式上,創新培養模式,采取全日制、學分制、半工半讀等多種學習形式,做到線上與線下結合、課堂與實訓結合,營造人人皆學、時時可學、處處可學的社會教育氛圍。

——構筑新時代社會教育的發展新機制,堅持“三方聯動”,著力推進繼續教育從封閉式辦學向開拓城鄉社區教育的辦學模式轉型升級。

建設學習型社會是全社會的共同責任,必須建立社會教育協調機制,打破封閉式的“象牙塔”培養模式,充分調動社會多方力量,形成轉型、升級、發展的合力。社區教育是一種區域性的終身教育,是終身教育在一個社區范圍內的集中體現或縮影,建立以政府、高校、行政社區為核心的三方聯動機制,構建學習型社區已成為發達國家推行終身教育的重要策略。在“三方聯動”中,政府作為主導力量,發揮引擎和旗幟作用,在方向把握和原則制定上給予政策指導與支持;基層社區是社區學院所在地,作為重要的舉辦主體,應配合高校,積極協調社區學院與政府、高校的關系;高校繼續教育學院應著力發揮高校知識和人才的溢出效應,堅持“重心向下、突出重點、服務惠民”的工作思路,根據自身學科傳統優勢,依托自身智力資源,大力推進優質教育資源向社區延伸。

——瞄準新時代社會教育的新目標,堅持“三維融合”,開展多種形式的非學歷繼續教育,積極推動繼續教育從學歷導向型向學習導向型轉型升級。

繼續教育轉型升級發展是一個復雜的教育改革系統工程。應積極從繼續教育供給側改革入手,推動資金投入、激勵機制、產教融合的“三維融合”。

一是完善保障機制。實現包括政府投入和社會多方投入在內的資金渠道的融合。政府、各單位及組織應充分協調、多向參與、多措并舉,實現投資主體多元化。發揮政府對高校的評估導向作用,將社會服務狀況納入到教師的考核機制當中,提高教師參與社會教育的積極性。

二是探索融通機制。建立學習成就制度是開展終身學習、全民學習的有效途徑,為此,應探索學歷證書與職業證書的雙證融通、學歷繼續教育課程與其他類型教育的銜接與互認。適應社會成員對繼續教育多樣化選擇、多路徑成才的需求,選擇有條件的區域開展面向各類學習者的學習成果認證、轉換研究與試點,研究制定“學分銀行”管理辦法,形成支撐繼續教育社會化轉型的學分轉化與認證制度。

三是推進產教融合。加快培養適應新業態、新模式需要的復合型創新人才,力求專業設置和人才培養規格與產業需求無縫對接。應緊貼我省先進制造業、戰略性新興產業、互聯網產業、現代服務業等重點產業發展需求,統籌校內資源,采取送教進企、引訓入校等校企合作形式,為行業企業提供多類型、多層次、立足崗位的技術技能培訓服務。

(作者系湖南師范大學繼續教育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堅持“五個精準”,提升高校培訓鄉村教師質量

孔春輝

湖南是基礎教育大省,也是鄉村教育大省。目前,全省529913名中小學教師中,鄉村教師有381014人,占比為71.9%,鄉村教師群體水平直接關系到我省鄉村教育發展質量和前景。自教育部、財政部于2010年提出“國培計劃”,國務院2015年頒布《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以來,我省出臺積極政策、建立系列制度、投入大量資金,省內外高校積極參與,培訓鄉村教師50余萬人次,顯著提高了鄉村教師隊伍整體素質。

與此同時,一些高校開展鄉村教師培訓工作仍存在諸多不足,比如:培訓活動對鄉村教育的特點把握不夠;課程和內容缺乏系統設計和整體推進;項目執行缺乏連續性,缺乏穩定的基地和隊伍,缺乏長期經驗積累和深入研究。

黨的十九大提出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鄉村教師培訓迎來新的發展階段。高校應主動補齊短板,堅持“五個精準”,提高鄉村教師培訓質量,推動這一工作轉型升級。

——精準定位鄉村教師培訓工作。

高校應從兩個方面正確定位鄉村教師培訓工作:第一,培訓鄉村教師是高校發揮繼續教育功能、對接國家教育扶貧攻堅戰略、服務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途徑;第二,貫徹《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全面深化新時代教師隊伍建設改革的意見》及教育部等五部門《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18-2022年)》,師范院校以及設立師范專業的綜合大學深度參與鄉村教師培訓是推進教師培養培訓一體化、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需要。

——精準投入人力物力。

一要高標準組建培訓者隊伍。高校應聘用理想信念堅定、理論修養深厚、實踐經驗豐富、熟悉鄉村教育、樂于傳道授業的專家擔任培訓者,打造學科領域齊全、作風素質過硬、善于協同作戰的培訓者隊伍。要特別注意從鄉村一線教師中選拔優秀人才充實培訓師資隊伍,改變以往培訓者自發研究、各自為政的狀況,依托培訓者團隊分工合作,打造成體系的培訓課程。

二要提升培訓管理的專業化水平。高校應著力提升培訓管理團隊素質、制定科學規范的管理制度。一方面要規范管理,使培訓工作從項目策劃、需求調研、方案設計到課程實施、總結提升等各環節有流程標準,經費開支合理,學分計算科學;另一方面要精細管理,為參加培訓的鄉村教師提供周到細致的服務。

三要搞好培訓資源建設。應為鄉村教師培訓配備合適的教學、食宿等硬件,與中小學、幼兒園合作建設好現場觀摩、跟崗研修實踐基地,建設好包括教材、講義、讀本、推廣成果等在內的學習資源庫。

——精準把握培訓需求。

高校應在準確全面把握政策導向基礎上,深入鄉村學校和教學現場,多維立體開展培訓調研。對每一個培訓項目,既要弄清參訓學員的共性需求和個性需求,也要弄清學員所在地區的需求和送培學校的需求;培訓方案既體現國家意志、地方重點,又滿足教師個人專業發展需要,努力實現對多元需求的兼顧。

——精準實施培訓項目。

一是細分培訓對象,針對不同成長階段和不同崗位身份的學員設計不同的課程模塊。比如培訓專任教師可分為新任教師入職培訓、青年教師助力培訓、骨干教師提升研修、卓越教師領航研修等,培訓中小學校長可分為青年精英后備干部培訓、初任校長任職資格培訓、骨干校長提升研修、卓越校長領航研修等。高校應注重培訓的連貫性,以形成累積效應。

二是堅持實踐導向,通過主題研修和任務驅動解決實際問題。應因地制宜,立足于破解鄉村教育存在的問題、鄉村教師成長的瓶頸來設計培訓主題。同時用任務驅動學員全身心投入研修活動,培訓課程不僅要講清“是什么”“為什么”,更要告訴學員“怎么做”、引導學員“做中學”。

三是采取靈活多樣的組織形式和教學方式,增強研修的便利性和吸引力。組織形式上,可選取集中研修、網絡研修、送教上門、分片設立培訓站、分類設立名師工作室等多種形式,重點是方便學員實現工學兼顧;教學方式上,除專題講座之外,可更多采用案例教學、情景模擬、現場觀摩、跟崗實踐、經驗交流、研課磨課、校本研修等方式,突出啟發與經驗共享。

——精準開展訓后考核。

集中研修結束時,培訓機構應組織學員通過上匯報課、提交研修總結和教改方案等形式總結展示階段性學習成果。在學員返崗實踐階段,應布置上示范課、作專題講座、實施課題方案等任務,并進行考核。高校應保持和地方教育管理部門以及送培學校的信息共享,完善教師成長檔案,為教師參加后續培訓提供依據;應積極開展對鄉村教師培訓質量標準的研究,逐步建立起科學規范、操作性強的質量標準體系。

(作者系湖南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湖南師范大學基地特約研究員)

原文鏈接:https://m.voc.com.cn/wxhn/article/201910/201910240653124538.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上一條:【新湖南】馬衛平:創新社會教育發展方式 推動繼續教育轉型升級

下一條:【中國社會科學網】馬衛平:創新社會教育發展方式 推動繼續教育轉型升級

關閉

重庆时时彩三星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