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大全] [手機訪問]

故事

當前位置: 首頁 > 經典語錄 > 

握緊母親的手

來源: 作者:段琴

  母親乘坐的高鐵抵達時已是深夜,出站口,紫色棉服紫色毛線帽的母親,面頰酡紅,神情疲憊,仍努力微笑著,嘴里念叨著:"你們來了,都來了。”空茫的眼神望向前方,拖著因腦溢血致殘的右腿,腳步并不停下。    

進了家,燈光明亮,一切陳設都還是母親從前住過的景象。“到家了,媽媽。”我松開挽著她的手,拿過拖鞋,母親收住腳步,四下張望,客氣的笑容如大幕開啟:“到了嗎?這是到哪里了?”我看向陪母親同來的大弟,他默然幾秒,用幾不可聞的聲音說:“失智癥,方向感缺失。”他是一家醫院的老年失智癥專家。    

照顧母親休息,幫她脫衣,她很溫順地躺下。但直到入睡,她都客氣地向我微笑著,始終沒有叫我一句“丫頭”。我心痛地看著母親穿反的紫色的秋衣,灰白的頭發,皺紋密布的松弛的臉龐,那個曾經眼睛明亮、笑聲爽朗、有些任性的女子,這個生我疼我的人,莫非又不認識我了,當自己是睡在旅店嗎?    

與母親的朝夕相處,就這樣在分隔幾年后重新開始。    

從前去看母親,即便她糊涂時,也會客氣地微笑著和我對坐著,或者看我做事,目光慈愛地追逐著我的背影。她雖然再也不能像病前,在我探親多天前就開始準備嶄新的床單被罩、散發著太陽味道的被子,還有我和孩子愛吃的油餅、包子,但我買給她的那些吃的東西,她一定要給我和弟弟們留著,就像她沒病時一樣。    

而現在,治療顯然并沒能阻止她的思維和表達能力的退化。弟弟剛打來電話,轉身她就忘了,總問:怎么你哥一直不打電話來?年輕時愛讀書的她,如今雖然還能認得幾個字,但已看不懂兒童畫報和淺顯的電視節目;你若和她說話,她常會看著你笑,那是她已經不會回答了,或者忘了你剛說的話;幾乎每到黃昏,她都會望著漸暗的天色哭泣,“我要回家,我要媽媽……”就像無助的孩子。    

朝夕相處,讓我有機會更深入地了解母親病情的發展,對一對母女來說,我們總有辦法來應對當下的困境。    

只要我在家里,除了睡覺,老媽就會像影子一樣跟著我:我做家務,她拖著右腿一點點挪步跟在我身后含糊不清地嘮叨;我在電腦前工作,播放了她從小就喜歡的琴書,她就在我旁邊安靜地聽著,認真疊她的衣裳;我每次出門,她總是依戀地跟我道別。    

陪伴母親,一天又一天,我幾乎放棄了所有的娛樂,還有那閑適多彩的生活。    

那天,我正在電腦前做事,或許是熟悉的琴書讓母親清醒,她突然哽咽道:“我拖累你們姐弟了。我這到底是怎么了?”    

花白的頭發,眼含熱淚,我72歲的母親臉上滿是深切的困惑、無措和自責。我蹲下身,握住她的手,盡量找她能接受的字眼,“你只是腦損傷后,有時會有些迷糊。別擔心,老媽,我們會一直陪著您。”母親看著我,吃力地想弄明白我的話,想了一會兒,她突然掙脫我的手,帶著哭腔說:“我要媽媽!”    

思維已然混亂、語言組織遲緩的母親不會主動說話了,我們可以想辦法讓她說話,延緩大腦的衰退——雖然和母親聊天,就像不停地玩“穿越”:剛才還說外孫上大學呢,一轉眼她又變成了幼兒園的小姑娘。而她整天東藏西藏的銀行存折,正好可以找出來哄她練習寫字鍛煉智力,幫助她去發現新的樂趣:當她寫出“中國人民”4個字來或者算對了個位數的數學題,在我的夸獎里,她快樂地漲紅了臉。    

吃飯現在是母親最開心的事,只要廚房有動靜,她就會眼睛放光,迫不及待地坐在桌前。她愛吃魚,我就常買來少刺的鮭魚、鱸魚,清蒸了,一點點地給她挑刺,就像我小的時候她做的那樣耐心。“吃慢一點啊,防止里面有沒挑凈的刺。”有時她正吃著,會說“有刺”,“那快吐出來吧。”她“哦”地一聲答應著,卻一口咽了下去,急出我一身汗來。    

整理收拾那個紫色的行李箱,是母親每天都要花很多時間去做的“工作”:衣服疊得很整齊,小物件也都細致地包裹好——錢包、手絹、杯子、鞋子、藥,還有疊得方方正正的舊塑料袋,全如寶物一樣藏在那里。或許有事情可做,母親心里就不再那么焦慮?或許反復疊衣服,就是母親應對她困境的辦法?我就買來桃紅繡花的毛衣,寶石藍的繡花開衫,還有藍底粉花的絲巾……把她的大箱子塞得滿滿的。    

只要天氣晴好,我會牽著母親的手,在小區附近散步。母親拖著一條腿,走得很慢,走一會兒,我們會站住歇一歇。那些認識的鄰居會遠遠地打招呼:“是你母親吧?”母親會禮貌地微笑著,有所依傍的樣子,把我的手握得更緊。    

母親喜歡我這樣牽著她的手散步嗎?她從來沒有說過,但我知道她是喜歡的。有時路過孩子讀過書的中學,我興奮地指給她看,她也是一臉木然。但若是遇到一個小小孩,她木然的眼神就頓時有了光彩,她會滿臉笑容地逗著孩子。若小孩兒喊她一句“奶奶”,母親的臉上就會笑成一朵花,走出很遠,還會轉過頭癡癡地看著。我不知道,母親那時是不是也能模糊地想起我們姐弟小時候的樣子?    

幾年的抗爭,通過那些努力和眼淚,我們終于慢慢接受,身患失智癥的母親,她終有一天,會忘記她這一生所有的經歷,會連我們是誰都不記得!    

我知道失智癥兇猛,并終將成為勝者,但不管前面等待我們的是什么,就讓我們這樣握緊母親曾為我們操勞的干枯的手慢慢走吧,在她變得步履蹣跚時,在她忘記來路忘記歸程茫然一片時,就這樣握緊她的手,慢慢地走,慢慢地走,走回她的童年記憶,走向不可知的未來;讓我們的愛通過手心,慢慢地,慢慢地焐熱她荒蕪的心,就像早上的陽光,一點點地溫暖冬日的大地.  

Tags: 經典語錄

本文網址:http://www.ctagozr.com.cn/yulu/160900.html (手機閱讀)

人贊過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
昵稱: 驗證碼:

推薦故事
哈灵麻将app下载 天津快乐10分预测 东方6+1一等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 … 幸运pk10玩7码必中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吉林麻将背对背是什么意思 北京pk105码计算方法 腾讯股票大赛 江苏省7位数开奖结 中国一重股票分析 河北十一选五直播 p2p理财平台跑路 重庆福彩快乐农场开奖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规则清单 体彩云南十一选五预测